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

 

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(杨柏贤摄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高球场内有超过一百五十棵古树以及多座祖坟,包括这棵百年老榕树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粉岭高球场位于粉岭古洞,设有3个18洞锦标赛级别球场,分别于1911年、1931年及1970年启用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特首林郑月娥去年曾称愿意将行政长官粉岭别墅(图)用作其中一个土地供应点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冯永基认为这座在一九一○年代开放的球会会所,是香港硕果仅存的新古典主义建筑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冯永基说这座被列为三级历史建筑的粉岭高尔夫球会小食亭,是仿照明朝建筑风格而建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西贡海滨公园水池放置了以纤维物料製成的报纸纸船,重现昔日渔村一家大细放纸船的情怀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湿地公园的游客中心大楼立面外形像鸟笼,让人和雀鸟互换角色,人群置于笼内,仰望翱翔天际的雀鸟。(受访者提供)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 公园达人冯永基 不想港人后悔 高球场变公园不离地

三月时,退休建筑署高级建筑师冯永基在本地报章刊登广告,提倡政府收回整个粉岭高尔夫球场,用作向公众开放的公园,反对建屋,理据是这裏有过百棵百年老树和三座古建筑。

他甚至做了一份四十页的powerpoint、实地考察兼拍照拍片,希望人们发现高球场的自然之美,「我知道我这个想法(将高球场变公园)是『坚离地』的,但我实在是不甘心、不忍心这裏被夷平,我不想香港人将来后悔」。

认识冯永基时他刚届耳顺之年,但仍然浑身干劲,每次遇上看不过眼的事情就会发声,包括他前年直斥中环邮政总局不是精彩建筑,不值保留,落得袒护政府的恶名。访问开首他苦笑自白:「我经常被视为建制派,不过我觉得建制派不是一件坏事,只是在一个制度裏。而在政府制度裏生存这幺多年,改善制度是我的目标,希望抱住这个心态为自己余下的生命做一些事。」有人请他说辞吗?他神情坚定,「那他是傻的」,从来无人成功游说他归边,他只做自己坚信正确的事。今次亦然,期望将高球场变成公园的想法亦是自发。

刊登广告以「还香港一个园林」为题,寥寥三百字却充满愤慨,「很痛心香港人竟然容不下由前人花百几年保育下来的珍贵遗产」、「是非常错误的民粹决定」、「冯永基教授悲呜」。访问时他仍然激动说,不想香港人穷得只剩下钱。

硕果仅存的新古典主义建筑

上星期,冯永基拜託高球会会员朋友带他入园走一趟,走遍球场旧场、新场和伊甸场三区。一百七十公顷是一个什幺概念?他说步行一圈需时约四小时,坐高球车慢慢看也耗时两小时。冯永基兴奋表示这裏是人间天堂,是香港的伊甸园。

他最讚赏的是三栋于一九○○年代启用的古建筑,包括一级历史建筑行政长官粉岭别墅、二级历史建筑粉岭高尔夫球会会所,以及三级历史建筑粉岭高尔夫球会小食亭。「尤其是那座在一九一○年代初开放的球会会所,同期有好多精彩建筑,包括我们的旧立法会大楼、前终审法院和香港大学陆佑堂的建筑。」他指着照片中会所外的希腊式樑柱解释,这种建筑风格属于仿古或新古典主义,仿照希腊古建筑的风格由几千年前开始一直被无限複製,直至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终止,之后就出现了包浩斯建筑风格。「因为一战后,欧洲受到严重破坏,死伤惨重。当时出现包浩斯学院正正是为了重建城市,重建时受到经济、人手、物料、知识等因素局限下,故需要转变为另一种简约建筑路线,这是形势使然的。」

会所建筑的墙身全白,看似淡然乏味,但冯永基却说具时代意义,是由于香港当年并不富裕,即使是建于一八四六年的旧三军司令官邸(现为茶具文物馆),亦只有向海位置有四条麻石柱,其他部份皆以砖砌起,再油上白漆。「所以用一个抽离了历史和社会意义,只是单纯讲建筑来谈会所建筑,当然不巴闭,随便巴黎一座建筑都是石造的,但是会所是香港现存最后一批一九○○年代的新古典主义建筑。」

「建筑界有一条金科玉律,全世界建筑在经济最蓬勃的时期是不靓的。」因为有钱时会将建筑建得夸张,只有穷困时才会扭尽六壬专注细节手工,因此一九七○至八○年代,香港的公共建筑并不出色,唯独六十年代稍为精彩,亦受当年不同政府领导和社会风气影响。

白髮斑斑的他,坦承自己对古建筑的喜爱去到「有少少过分」,但自问不是一味追捧英国人留下的西方建筑。「而是觉得这个地方靓所以努力尊重它,因为我替英国人做工十年、特区政府又十年、私人机构十年,三十年内有三种不同感受。我觉得香港价值核心要好好保护,我当然会支持啦,但亦不能够眼白白看到香港本土的另一种特色被破坏。」

大馆成功在于保留建筑群

他有一种心态是希望香港一些未去过的地方,有些很有价值的古文物被保留下来。他认为大馆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保留了一个完整的建筑群,而非保留一栋栋独立地夹杂在大厦中的法定古蹟。据他了解,高球场内三栋建筑都正在申请成为法定古蹟,「将来就算成为法定古蹟,如果建满大厦会不会很可惜呢?」

现时,政府有意收回在球场东面、佔地三十二公顷的旧场部分,用作兴建公屋。冯永基为此悲鸣,因为旧场是拥有最多古树的地方。据场刊介绍,百分之四十七的球场面积是树木,包括拥有宽阔树冠的老榕树、巨大木棉树,以及数十棵白千层,树林中还隐藏了邓氏古坟。

港版海德公园不可取代

冯永基庆幸香港仍然遗下一个拥有欧美风情的港版海德公园,笑说「搭火车就去到欧洲」。他认为高球场和郊野公园不同,「而是一种西方country side 风貌」。他断言自己去过香港这幺多地方,从没想过香港有如此漂亮的地方,「难得有古建筑和如此漂亮的树林,百多年历史无法取代,是西九大草地无法代替的」。他相信任何人到过高球场后亦不捨得将它刬平。

理性看待发展郊野公园边陲

「其实我今日提出的东西好离地,但我个人其实就不离地的,我好清楚整个香港年轻人各方面争取的东西或者思想。」他说香港人经常说好后悔当年拆了什幺,现在趁来得及应好好保育高球场,只需收回高球场使用特权就可以,他反而提出应重新考虑发展郊野公园边陲,「倒转头更理性去看,郊野公园佔全港面积百分之四十,边陲如此大,为何不仔细想想进行建屋呢?为何土地大辩论这幺快就剔走这个option呢?」他甚至质问如果非高球场不拆,那为何不拆掉马场呢?原因是社会上样样设施都要有,亦应容得下一个大自然公园。

此外,他亦表明支持发展棕地,不过相信要平衡各方的利益,会耗费上十年时间。「尹兆坚经常说徵用了棕地就可以,但其实已经不是再行以前嗰套。以前新界乡议局前主席陈日新、前布政司锺逸杰坐下来倾偈就可以,但现在个个都有专家团队、法律专家,每块地都拖好耐。」

加上,新界原居民被法院裁定用官地建丁屋不合乎基本法,理应可以释放九百公顷乡村式发展土地建屋,他期望政府能够优先发展这些土地。

公园是出口 纾解生活压力

冯永基一九八八年加入政府建筑署,一做廿年,他最自豪的设计是香港湿地公园,鸟笼状主建筑在玻璃幕墙外竖立木枝避免雀鸟误撞,在中轴线上设置水道,堆叠蚝壳建墙,达至人类与大自然的融和。

他笔下的大屿山心经简林按天然地形,以八字阵耸立刻有饶宗颐心经墨宝的花梨木柱,喻意无限。SARS那年,他在西贡海滨公园水池中,放有「报纸纸船」、在座椅摆放「踏雪寻梅」残棋局,寄语香港人绝处逢生。

他曾说公园建筑不需要雕花刻龙,只要令人觉得这裏不像香港就可以了,香港人终于有个出口,可以从压力中逃脱,得到纾解。

退休后,他担任过很多公职,包括做足十年西九董事局委员,他不讳言很多人的确离地,在管理层中他从来找不到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,「大家都想社会好的,但想法不同。例如唐英年之前经常央求我出声,想在西九搞个葡萄园,因为他做主席不方便,我不管他,他就找别人出声」。

不做离地管理层

他忆述亦有管理层提出将西九打造成古董中心,令他慨叹他们完全不明白香港经济发展的目标核心。「坚离地啰,怎会不离地呢?全部有钱佬,最没有钱的就是我,但我都不够胆说自己是穷人,我只能说穷过。」他直言有时会很晦气,因为眼见公众说西九入场费太贵,根本没有市民会来,但其他管理层都是选择无视。「他们做过研究,经常说synergy with油麻地,sorry,你们连油麻地都无去过呀。」

不过他庆幸香港年轻人的质素提高了,包括对美学和精神上的追求。「你可以见到大致上全香港建筑质素都有改善,原因是年轻建筑师。以前读建筑是一个专业status,现在是一个乐趣,现在的建筑师真的很锺意做建筑和好投入。」而冯永基现在作为一个水墨画家,亦乐见从廿年前无人重视艺术,到现在有不少年轻人真的懂得欣赏。

访问翌日,他传来信息归纳一次他说过的论点,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我俩已认识多年,庆幸彼此都未放弃初衷,「Like me,不从政,不归边,不怕闹,不退缩……stay on and do your best」,共勉之。

文 // 彭丽芳图 // 杨柏贤编辑 // 王翠丽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上一篇: 下一篇: